妖荼雪【大妖】

予深爱喻之虽缺陷而坚守,历嘲弄而不卑不亢。

妖荼雪,可称大妖,不是大腰!

喻黄不拆不逆,其它的萌就吃。主圈全职。大写的喻吹庙吹。庙药双担。

是这样的,我本来想搞个临摹,结果画了一小半就开始放飞自我。
最后虽然画得不太好看,但是我终于找到了我理想的炎女巫卡修!
不过真的,这次的画风和我自己平时的画风差距真的很大orz

【黑便全联盟】喻文州你就是想让我死!

含喻黄周王,无脑速撸的小段子。算是给天天的迟到的生贺

01
  喻文州的心脏全联盟都知道,所以一般人都不会去惹他。

02
  除了恃宠而骄的黄少天,和他们的损友王杰希。黄少天一般全身而退,而王杰希…

03
  王杰希:留下两行粗细不一的热泪.jpg

04
  这真的不怪我喻!是老王太作死。【一个喻吹的自我修养】

05
  当然,这都是要讲证据的。就说上次王杰希给喻文州发了个窗口抖动,然后和喻文州扯了起来。

06
  王不留行:
  [窗口抖动]

  王不留行:
  咸鱼我和你说个事。

  王不留行:
  周泽楷,他…啧,真不是个东西!【叹气】

  王不留行:
  他这个人,别看表面上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王不留行:
  你怎么不回我呢?

  索克萨尔:
  我切换一下人格再和你说。

  索克萨尔:
  我去你的大西瓜,我不是咸鱼!你以为我不想回?聊天你爆什么手速?我跟不上!已截图发给周队,不谢。

  索克萨尔:
  好了我切回来了。【一个心脏的微笑】王队,保重。

  王不留行:
  喻文州你就是想让我死!周泽楷现在和我呆在一sichjvchsdhhxgdh

  索克萨尔:
  啊,真可怜。

07
  在一旁目睹了全部过程的黄少天笑得不能自已:“哈哈哈哈哈哈哈活该!没有我这样的身份还想和队长斗!是吧队长?你居然还有里人格,再切一次!再切一次!”
  “嗯,少天说的对。我切一下。”

08
  喻文州眯起了眼睛,勾起了一个浅笑,黄少天不禁有些发抖。喻文州凑过去,亲了黄少天一下,低声说:“周泽楷和王杰希都那啥了,那我们也来一次吧。”

09
  黄少天哀嚎一声:“喻文州你就是想让我死!”

给天天送上一句迟到的生日快乐!【抱住自己】我都不好意思打tag

我的手机彻底被收了,摸上来说一声qwq。可能会有机会就更新。
退网淡圈,2019高考后见。

【喻黄】家有一只柯基 08

果然我的日更只是个妄想,so sad.
前文走tag

  喻文州开始着手准备少天的一岁生日小聚会了,说是聚会,不过是他和少天一起好好地在家里打着聚会的幌子用着聚会的场景好好地玩一场而已,顺便还邀请了一下方士谦,现在正是准备阶段。

  喻文州第一次给少天套上了牵引绳,准备把少天带出去散步,顺便买点需要的东西。少天甩着头,似乎不太习惯牵引绳。

  “文州,我不喜欢这个东西。”

  “还是带上吧。”喻文州的态度很坚定“如果你玩得太疯跑丢了,我会后悔一辈子都不一定。”

  黄少天赶忙摇了摇头:“放心,我这么聪明当然不会跑丢了,我还能开口求助嘞!”

  到底是傻还是聪明啊……看着家中未能反应过来的小柯基,喻文州只好耐心地解释:“就是这样我才担心,你是只会说话的柯基,万一被人盯上了,你说怎么办?”

  黄少天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于是义正言辞地说:“那我在家呆着吧,我在窝里玩就好了!不想出去,好懒啊……”

  “不行,你都快被我喂的胖成球了,必须出去运动一下。”

  “好吧,汪唔……”

  第一次踏上家外的道路,黄少天出乎意料地有些怂了,不太敢到处看,只是小心翼翼地走着,喻文州见状,努力憋笑着,还是被黄少天发现了,黄少天恶狠狠地瞪了喻文州一眼,刚想开口怼他又想起在外面最好还是不要说话,只能叫了两声。有人听到叫声朝黄少天看了过来,少天立刻又恢复了一副超怂超害羞的样子。

  黄少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喜欢逛街,他本来是极其喜欢凑热闹的,也是个好动的性子。偏偏到了家外,一身锐气全都耍不出来了。本来想展示一下自己不同于其它柯基的帅气一面,却因为自己的表现只能得到和其它柯基一样的评价:“好可爱啊!”

  喻文州走进了一家超市,很明显这里是允许宠物进入的。怕少天被别人踢到,喻文州大大方方地把少天抱了起来,挎着购物篮走进了超市。开始挑选在少天的生日会上需要用到的东西。

  黄少天心满意足地窝在喻文州怀里,时不时小声地给喻文州挑选的东西提点建议,再左看看右看看。喻文州的怀抱给了他很大的安全感,这会儿黄少天倒是一点儿都不怂了。路过宠物用品区的时候,看着左右没人,黄少天赶紧抓紧机会对喻文州说:“我要生日礼物!”

  喻文州看了看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商品,无奈地叹了口气:“想要什么?说吧。”

  “那个狗零食!看上去好好吃啊汪唔,是不……汪唔,汪,汪……”听见有人往这边来,黄少天立马改了口,只是汪汪地叫。但是眼里的渴望是掩盖不住的。喻文州确实对他很好,却不常给他吃狗零食。这会儿馋劲上来了,又刚好能打着生日礼物的幌子,这样的机会,黄少天可一点都舍不得错过。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眼神,只好移步走过去取下了两份,放进了购物篮里,黄少天心满意足地蹭了蹭喻文州,却被刚才走过来的人给看了个正着。

  世界真小,来人正是方士谦。

  方士谦一脸玩味地看着喻黄一人一犬,啧啧两声:“喻文州啊,你家少天这真的是成精了吧?真厉害。我刚才好像还听到它说话了,可把我给吓着了。”喻文州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还是一贯和煦地微笑着。黄少天却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虽然立刻恢复了常态,还是被方士谦给发现了。方士谦心里咯噔一声,见没有别人,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问:“我猜对了?”

  “对……”黄少天回答了他。“你别耽误时间,想知道下回再告诉你……”

  喻文州点点头附和了一下:“生日会那天再和你详谈,我先去买东西了。”

  “去吧去吧,我得静静。”方士谦有点懵,感觉自己需要缓一缓。

  “少天,装饰用的丝带要什么颜色的,蓝的?黄的?绿的?”

  “蓝的和黄的。像你像我。交替着用,就像我们在一起。”

  “好啊,如你所愿。”

【喻黄】家有一只柯基 07

好了,补齐了!
今日更新 03/03
前文走tag
本章写的感觉比较ooc,umm……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少天已经快要一岁了。喻文州每天给他拍的照片和画的插画短漫,为黄少天在网络上积攒了不小的人气。

  可是日子也不总是美好的。今天早上,喻文州照例在洗漱完了以后去狗屋里叫少天起床,却发现柯基有气无力地趴在了狗屋里,一点精神也没有。

  喻文州立刻就急了:“少天?怎么了?这么没精神?”

  黄少天唔唔两声,说不出话来,明显是生病了。喻文州赶紧把黄少天抱起来用大毛巾裹着抱好,快速地拿了些钱,带上家门钥匙就锁了门往宠物医院去。黄少天始终没有讲一句话,不是他不想说,也不是没力气说,而是一生病,好像就无法说话了。

  黄少天能明显感觉到抱着他的喻文州在发抖。

  喻文州是不是在害怕啊?为什么要害怕?

  他那么厉害,那么坚强的人,怎么会害怕呢?

  是因为我吗?

  文州,我居然让你害怕了,我是不是好棒……

  别怕啊,我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小病而已,别怕。

  你害怕的话,我会难过的。

  喻文州抱着黄少天拦了一辆出租车,此时天色尚早,街上并不拥挤,喻文州要求司机稍稍开快一点,然后就是对着黄少天自责。

  “对不起,少天……是我没照顾好你……对不起。”

  “我还是不够称职,如果我有再细心一点,你就不会生病了吧?”

  “你平时那么活泼,那么疯,那么闹,现在怎么就这样动都不想动了。”

  “是我的错,原谅我,少天。我以后会更细心的。”

  “所以,答应我,好起来,行吗?”

  黄少天想去舔舔喻文州,迫于体力原因还是放弃了。他真的特别想告诉喻文州,自己从来没怪过他。

  一直以来喻文州都有很好的照顾他啊,偶尔有了个小病,没有大问题的!

  之前也小感冒过几次,很容易就好了,这次也是一样。

  总算是到了宠物医院,焦灼地等待以后,医生让喻文州放下心来,黄少天只是发了低烧,没有什么大问题。开了点宠物用药,告诉了喻文州怎么吃,又给黄少天打了一针。黄少天乖乖地一动也不动,打了一针之后精神好了一些,喻文州这才放下心来,带着黄少天回去了。

  到了家以后黄少天已经能开口说话了,急忙把之前心里想的都给说了一遍。喻文州听着笑着,那是很欣慰的笑。最后把少天抱了起来,稍稍藏了一下因为感动而已经出现的一点泪滴,很认真地告诉黄少天:“谢谢少天,我很感动。真的非常感动。少天是这么想的,真是太好了。”

  “对吧,我超棒……那我能不能不吃药了啊文州,那个药看着好难吃……”

  喻文州这回真是没忍住笑了出来:“不行,不吃药说不定很快就会发烧,何况你现在还发烧着呢,这是不能让步的。听话啊,不然吃秋葵。”

  “好吧,我吃药。”黄少天可怜巴巴地眨了眨眼,乖乖地去吃喻文州给他弄得药了。

  喻文州则是看着黄少天,心里又沉重了一些,少天这稍微病了一次,却让他真正感觉到了,黄少天对他的重要性。明明只相处了快到十个月,感情却突飞猛进,如今如此之深。

  虽说这样没什么不好,可是发展得还是有些快了。那家宠物店也在自己带走少天后消失了。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原因,喻文州这么想着,却只是记了下来,并不急着去探索。

  毕竟,对于他而言,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和黄少天好好地在一起。

  黄少天的一岁生日要到了,他要好好地给少天过一个生日。而且生日总是一个很有特别意义的日子,也许黄少天的生日那天,会发生些什么。喻文州忽然有了这种预感。

  总之,先这么走下去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切也终将明了。

【喻黄】家有一只柯基 06

今日更新 02/03
前文走tag诶嘿_(:з」∠)_

  喻文州终于还是拖出了自己已经尘封了好几个月的板子,准备画一画他的少天。插图,小短漫,都想画上一些。

  就好像之前有小迷妹给他留言:“索克太太现在终日沉迷玩狗,都不画画了!”

  没办法,少天实在是太可爱了,虽然很喜欢画画,可是,少天比画画要有趣多了。

  少天睁眼看到喻文州在电脑前坐着,屏幕上不知道是什么,手里还转着一支笔一样的东西,立刻好奇地凑过去。

  喻文州看到少天过来,简直用尽了毕生毅力才没有去逗它玩:“少天乖,自己玩一会儿,我要画一画你,还有一点我们的故事。”

  “汪!”少天非常满意地就要跑掉,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从狗屋里拖出了一只猫咪玩偶,用鼻子推了推:“汪!”

  少天是想起来那只拜访过它的猫了,想让喻文州也把它画进去。

  可是喻文州并不懂少天的意思:“少天是想让我把你的玩具也画一画吗?”

  “汪汪汪汪!”少天不满地大叫几声,喻文州却以为它是在表示同意,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这下可把少天急得够呛,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自己急得在屋里走来走去,时不时叫两声,喻文州看着少天,感到很疑惑:“少天,你很着急吗?要不要我带你出去散步?”

  少天给了喻文州一个白眼,继续琢磨该怎么办,它似乎想到了什么,张嘴想叫,却没想到从嘴里蹦出了三个字:“文州啊……”

  这下一人一狗立刻当场愣住,还好喻文州平日里够沉着冷静,这时虽然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却还是很快反应了过来:“少天,你,会说话了。”

  “汪?我会说话了……诶文州我真的会说话了太棒了!这样我就可以和你聊天了是不是?文州我们来说话吧!来吧来吧!”

  我养的狗成精了,现在会说话。

  还是个话唠。

  喻文州有点无奈,不过更多的是惊喜:“好,少说点,保护好你的嗓子,你以前没有这么说过,一时不太好适应。”

  “好吧我知道了。”少天迈着小短腿,凑到喻文州跟前:“要抱。”

  会说话之后,少天的杀伤力直线上升,喻文州想也没想就把少天给抱了起来。

  “少天……”

  “嗯?什么事啊?”

  “没什么,你的声音很好听。”喻文州笑了笑,忍不住又亲了亲少天的小脑袋。

  少天憋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半晌才重新开口:“我都会说话了……我以后能不能变成人啊?”

  “说不定啊。”

  “那……”少天把头低了下去,小声地嘀咕着“我如果变成人了能不能和你在一起……”

  喻文州的耳朵是很不错的,听得一清二楚:“可以啊,我会等你变成人的那一天。”

  少天立刻得意了起来,整只柯基都精神了起来:“那你不许反悔!对了文州,悄悄告诉你,我姓黄!”

  “为什么不是喻?”

  “因为我是黄白柯基啊……”

  “那怎么不姓白呢?”

  “……”黄少天被噎住了“要你管!咬你哦!汪!”

  喻文州宠溺地摇摇头:“好好好,都随你。”说着看了眼电脑屏幕,突然愣住了。

  感觉到了人的变化,黄少天抬头看了看喻文州,问道:“怎么了?”

  “半天了,草稿我都一笔没动……”

  “哈哈哈,对了文州,我和你说。我刚才给你看猫,是想让你画我的故事的时候,有一只猫,银灰色的,绿眼睛,左眼比右眼大,跳进我们家里来吃过我吃剩的鸡腿狗粮!还陪我玩了一会儿,这一段要画上。”

  “还有这样的故事啊?我真是错过了,可惜了。不过你说的这只猫,我好像见过……决定把你带回家的时候,我回家给你置办东西的路上,它一闪而过。”

  “诶?这么厉害啊……说不定我们以后还会再见到它。”黄少天说着挥起了他短短的前腿“说起来那次他告诉我他的名字了,他叫王杰希。”

  “名字不错啊。”喻文州点了点头,已经开始动笔。

  “呜哇文州你不会变心了吧!?不行,你只能要我一个,不能贪心。”

  “那是当然,我的少天。”

  奇迹已经开始在他们身上发生。

  他们终将获得幸福。

【喻黄】家有一只柯基 05

今晚更新 01/03

  少天好奇地拨弄着喻文州刚刚签收的包裹,顺便凑上去嗅了嗅,不过并没有闻到什么诱人的味道——喻文州说这是给它的礼物,看来并不是食物。

  “好奇吗?”喻文州不禁弯起了嘴角,抬手揉了揉少天的小脑袋,顺手把包裹抽了过来。

  “汪!”看到自己的东西被拿走,就算是喻文州,也要被少天凶上一凶。

  然而喻文州并不在意,抱着包裹走向了桌上的笔筒,抽出了插在里面的一支美工刀,手指一推,把刀刃划向了包裹被胶带裹住的地方,把里面的东西给拆了出来。

  那是几件很好看的犬衣。少天看起来很喜欢,已经迫不及待地凑过去咬外面的塑料包装袋了。

  “别咬别咬,咬坏了你就没得穿了。”喻文州赶紧把犬衣都给拆出来,随手取了一件在少天身上比划着。

  “你穿起来应该还不错,要不要试试?”

  少天张嘴就要咬喻文州,开什么玩笑,它一只帅得迷倒众生的小公狗,怎么可能去穿,裙,子。

  喻文州毫不在意地躲了过去,露出了一个有点坏的微笑,少天心道不妙,每次喻文州露出这个笑容,就不会干什么好事。

  果然。

  自从知道少天可能喜欢自己以后,喻文州就特别善于利用这一优势,这不,吧唧亲了少天一口,还眨了眨眼:“可是,少天穿起来一定很好看,我想看啊,少天能不能配合我一下?”

  骨气是什么?骨头吗?好吃吗?少天浑浑噩噩地想着,附和地轻叫了一声,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喻文州三俩下套上了裙子,两只耳朵上还被打了蝴蝶结。手法之熟练,让人怀疑其早有预谋,多次演练。

  我怎么跟了这么个主人。少天害羞地拿爪子挡住了自己的眼睛,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喻文州抓拍了几张照片,然后陷入了沉思。

  不会真的成精了吧?这么聪明……那能不能变人啊?

  不过这个想法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喻文州很快把它抛之脑后,把照片上传到了自己的微博和为少天开通的微博上。

  喻文州本就是某圈的知名画手,颇有人气,少天的微博也在他的搭理下积攒了不小的人气。照片上传没一会儿,转发评论点赞就嗖嗖地往上涨。

  “天天好可爱啊!”

  “天啦噜女装!索克大大太恶趣味了233333干得好!”

  “作为一个画手,整日发照片,你有本事拍少天怎么没本事画啊!快,画张女装拟人23333”

  “什么,天天女装了!?难道被九州给绝育了。”

  看着一条条评论,喻文州挑了几条进行回复,表示过几天就会画少天——不过拟人的计划暂时没有。

  至于绝育……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看了少天一眼,发现它正在扯自己的裙子,想脱下来的样子,甚至气鼓鼓地冲着喻文州汪了好几声。

  喻文州并没有搭理少天,继续思考要不要绝育的问题。

  少天感觉自己受到了打击,喻文州不给它亲亲抱抱举高高了,一定是不爱它了,在外面有狗了!好伤心好难过好绝望。于是穿着小裙子的少天迈着小短腿走到了抽纸的面前,开始了一场抽纸的盛宴。

  等喻文州听到动静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现在他不打算思考绝育的问题了,思考了也没用。

  喻文州扶额叹了口气,嘴里嘀咕着:“怎么烹饪柯基好吃,在线等,挺急的。”却又认命地去收拾残局,顺便把少天的小裙子给脱掉,蝴蝶结解开。少天一副胜利的样子,舔了舔喻文州的脸。

  算了算了。喻文州揉了揉少天的脑袋。这成了精似的柯基,万一哪天真变成人了,我把它绝育了,还不得跟我拼命。就这样,挺好的,不是吗?

  少天一定也是这么想的吧?喻文州看了一眼少天,却发现刚才还在疯闹的少天已经睡着了。

  玩得太累了吗?喻文州把少天抱回了它的狗屋,轻声说:“好眠,少天。”

今晚三更!这几天忙得只能挤时间写orz
正在期末考,我得攒人品!

随手闪一下x
偷偷摸摸打个喻黄tag,没人发现吧
【正经】你看!闪闪发光就像是少天!然后还有蓝色!多喻黄啊!
【够了你不要强行喻黄了】